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 > 正文

腾讯体育讯专访NFL独臂少年:兄弟情撑起橄榄球梦想,汪峰表白,恶

时间:2018-05-09 06:1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腾讯体育讯 时间4月29日晨,2018NFL选秀大会继续在得克萨斯州阿灵顿,达拉斯牛仔主场AT&T进行。经历过三天漫长而的等待,独臂铁卫沙基姆-格里芬终于听到了自己的名字通过现场的扩音器传了出来。第五轮第141顺位,这个选秀顺位可能远低于沙基姆自己的预期,但是他要去到的那支球队却一定是他最心驰神往的。西雅图海鹰队,在那里他将和自己的双胞胎兄弟沙基尔重聚,毕竟在沙基姆自7岁开始到现在的打球生涯里,兄弟沙基尔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身边。 【】

  在2018NFL选秀大会盛大开幕前一天上午,NFL组织了一个回馈社区的活动,由当时的状元热门候选人萨姆-达诺德,约什-阿伦,约什-罗森,前海斯曼得主拉马尔-杰克逊领先的22位参加选秀大会的新秀,和阿灵顿当地中学的学生进行了组队答题和传授橄榄球技艺的互动活动。尽管并没有太大可能在首轮被选中,沙基姆-格里芬全程参与了这一天的活动,他所引起的关注不亚于任何一个状元热门候选人。

  活动的当天天气阴沉,,不时刮起狂风,气温也是急剧下降,眼看着就要下起大雨。但是就在AT&T球场外场,临时搭建起来的迷你训练场上,格里芬却用自己的笑容感染了周围所有的人,每一个看到他如阳关般和煦微笑的人,无不为之动容,仿佛这样的笑容可以,可以抵御寒风,让每个头都升起一股暖意。

  沙基姆-格里芬,他是这篇故事的主角,天生左手残疾的他,自幼的梦想却是进入NFL,成为一名职业橄榄球员,而目前在阿灵顿进行的选秀大会对他来说,就是一个闪耀着的圆梦的舞台。而他的孪生兄弟,沙基尔-格里芬,作为角卫一年之前刚刚通过这个璀璨的舞台,在第三轮被西雅图海鹰队所选中,走进了美式橄榄球最高。作为红衫大四球员,如今者孪生兄弟的脚步,格里芬也站在了入口处,叩响了梦想之门,等待着它的时刻。

  从今天见到沙基姆的第一刻起,我们便发现这个孩子是那样的爱笑。也许在其他新秀看来,今天和当地中学生们的互动,包括活动之后还要应付的访问,只不过是走一个过场,他们的心思恐怕早已飞到了明晚进行的选秀大会上了。但是格里芬和他们不同,他灿烂的笑容告诉我们,他正在尽情享受着这次圆梦之旅的每一分每一秒。

  在和学生们组队答题的环节,格里芬率队夺得冠军,当现场主持人宣布冠军归属的时候,他和孩子们一起高举双臂,脸上写满了骄傲,在稍后的专访中,格里芬对腾讯体育透露了这一刻的美丽心情,“我知道有些队伍只是为了去享受乐趣,但是我们队就有着获胜的目标。我来自于一支常胜之师,也很清楚为了胜利需要付出的努力。我很开心自己是一位不错的队长,并且在比赛中保持不败。”这就是他为这个几乎没有人重视的答题游戏环节,所做的小小总结。你瞧,他就是这么认真的一个人,哪怕对于别人并不在意的小事情,他都会倾尽全力。或许,他就是这样,一步一步,从佛罗里达旅游胜地坦帕湾圣,来到今天的得克萨斯阿灵顿。

  “我厌恶借口,我们这一代人总是喜欢为一些小事寻找借口,哪怕那些事情根本无法他们追求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缺少左手,并不是格里芬的借口,尽管他7岁的时候曾经用这个借口向严格的父亲辩解自己为何总是接不住传球。四岁那年,沙基姆彻底的失去了自己的左手,那是在经历了四年的疼痛之后,他的母亲坦吉为他所作出的选择。

  早在怀这对双胞胎的时候,负责产检的医生就告诉坦吉,脐带缠绕在了小格里芬的左腕。虽然可以用手段进行矫正,但是矫正后脐带很可能会缠绕在兄弟俩某一人的脖子上,造成婴儿胎死腹中的。母亲坦吉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做出了的选择,放弃矫正,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孩子面临死亡的。

  在降生之后,格里芬遍带着一只残疾的左手,度过了格外痛苦的四年。在夜里,他不时为左腕传来的剧痛而无法入眠。在亲眼目睹自己的心肝宝贝被左腕的剧痛生生了四年之后,坦吉又再次作出了的抉择,她找到了医生,为小沙基姆进行了截肢手术,从那一刻起,沙基姆永久的失去了自己左手。

  尽管失去了左手,但是格里芬家却并没有对他有任何的特殊对待,和任何普通男孩一样,和自己的孪生兄弟一样,沙基姆热爱体育,成为一名职业橄榄球员,有朝一日站在NFL的赛场之上,是兄弟俩共同的梦想。

  七岁那年,沙基姆-格里芬和自己的孪生兄弟一同接受了来自父亲特里的训练,格里芬家的三个男人开始在家里的后院接球。每一次,父亲特里都会用相同的力道,扔向兄弟俩,但是终究少了一只手掌,沙基姆的接球总是崩到脸上。在跟腾讯体育谈起这段经历时,沙基姆坦言,作为7岁小孩,他当时并不理解父亲的良苦用心。“我觉得任何一个在那个年龄的孩子,都会觉得父亲有些严厉,但是这些训练会给我带来长期的收益。在我7岁的时候,我当然不想听到他说什么长期的收益。你知道,一个七岁的孩子才不愿意做橄榄球训练呢,我也想打电子游戏啊。但是那个时候的我就必须在后院做橄榄球的训练。”但是如今即将登上选秀大会舞台的格里芬,回想起父亲的良苦用心,也是充满了感激,“但是,他是正确的。虽然这段经历并不愉快,但是好在最后这些努力都得到了回报。”

  爱子心切的母亲坦吉,自然也对父亲特里的训练表示过,在沙基姆的回忆里,母亲坦吉看到在进行接球训练的时候,宝贝儿子经常被球砸中面部,她的第一反应永远是向自己的丈夫抱怨道,“别我的孩子!”但是看到沙基姆那倔强着不服输的眼神,母亲也只能在背后默默的支持着自己的孩子。“当然,她一直在我的身后全力支持我。如果我想要去参加其它的体育运动,比如篮球、棒球,她都会支持我,帮助我,带我参加各种训练营。当你有一个家庭,爸爸妈妈都会支持你的决定的时候,你不能要求更多。”

  沙基姆-格里芬至今仍然能够延续自己的橄榄球梦想,和自己的孪生兄弟沙基尔的,和兄弟俩的密不可分。

  在两人高中毕业的那年,很多橄榄球名校都向身体素质劲爆的沙基尔抛出了橄榄枝,但却均被沙基尔所。沙基尔开出了一个绝对不容的条件,那就是想要将他召至麾下的大学,必须同时接纳自己的兄弟沙基姆。这让学金名额颇为有限的各所大学犯了难。最终佛罗里达中央大学的总教练奥莱利接受了沙基尔开出的条件,同时接纳兄弟俩入队。打小便形影不离的兄弟俩,终于又可以开心地一起打橄榄球了。

  但是,在中央佛罗里达的头三个赛季,只有零星时间以防守组球员的身份登场,而大量时间只能呆在特勤组,不禁让沙基姆-格里芬心生疑窦,奥莱利教练当初愿意给自己学金,是不是只是为了招募兄弟沙基尔所采用的权宜之计?

  “在你大学生涯的前三年时间里,你在特勤组的时间居多,很少参与球队的防守。那个时候你是否感到过,是否有那么一瞬间想要放弃?”当腾讯体育将这个问题抛给沙基姆的时候,格里芬稍微回想了一下,非常地答道。

  “在那段时间里,我一直在看我哥哥打球。我的上场时间并没有他多。但是,你不会去怀疑说,教练的决定是对的吗?这场比赛是不是属于我的?我有一个哥哥可以我许多球场上的道理。他一直告诉我,球队的每一个人都是紧密地团结在一起的。我也非常理解这个道理。因为我们并不单单只是因为橄榄球而在一个队伍里,我们更是因为想要团结才会身处在一支队伍中,队员之间不想要分离。即使在我感到迷茫的时候,我只要看我哥哥打球,我就会感到开心。他也会鼓励我继续训练,因为我知道一名优秀的橄榄球运动员需要什么。”

  事实上,从小到大,沙基尔无时无刻不在扮演着一个护卫者的角色,他从来不会将自己的兄弟一个人抛下。生性开朗的沙基姆并没有一颗玻璃心,和大多数有生理缺陷的孩子不一样,内心坚强的他从小并不是太在意旁人对自己残疾左手的看法,反倒是沙基尔对于其他孩子那些满怀恶意的讥讽格外。在兄弟俩小学的时候,一日母亲坦吉被叫到了学校去,因为沙基尔和自己班上的一个女孩打了起来,母亲细细询问了原因,结果是那名女孩指着兄弟沙基姆光秃秃的左臂,笑话他长了一只酸黄瓜手。听到这话,沙基尔勃然大怒,当即和小女孩扭打在了一起,而作为被嘲笑的那个人,沙基姆反倒觉得这个笑话很好笑,对自己左臂的形容非常生动形象。

  当然,同样属于防守组的球员,兄弟俩难免被别人拿来比较,而沙基姆又如何看待这种互相竞争的关系呢?“当然。我们依然还在竞争。我们在ESPN的节目中就曾经竞赛过。”沙基姆给出了肯定的回答,随后又给腾讯体育前方记者举出了了一个非常生动形象的例子,“当我们走去学校的时候,经常三步并作两步走,因为如果你走得太慢的话,就会落后了。如果大家都是9点半到校的线点半就到了,因为我们走的实在是太快了。”

  当西雅图海鹰队在第五轮用总第141号签摘下沙基姆-格里芬之后,这对互相依赖,互相扶持,甚至是互相竞争的兄弟俩,又能重新聚在一起,和一走过来的那些日子一样,一起享受橄榄球带给他们的和乐趣。

  如果沙基姆-格里芬的整个大学生涯都只是在特勤组和替补席上度过,那么他将不可能出现在阿灵顿的选秀大会现场,更不可能梦想成真,成为一名职业球员。

  努力和天赋固然重要,很多时候,一个人的成功还需要,需要贵人从背后轻轻地推自己一把。在中央佛罗里达大学抑郁不得志三年之后,他终于遇到了自己命中的贵人,接替奥莱利出任中央佛罗里达大学主教练的斯科特-弗罗斯特。

  失败乃成功之母,阳光总是出现在风雨之后。上个赛季取得13胜0负的完美赛季,让佛罗里达中央大学的球迷好好骄傲了一把,在他们眼里,上个赛季取得全胜的UCF骑士队,比阿拉巴马大学更有资格获得NCAA橄榄球全国总冠军。可是在两年之前的2015赛季,中央佛罗里达大学队刚刚度过了一个0胜12负,灰头土脸的全败赛季。主教练奥莱利也在这个糟糕至极的赛季之后黯然退休,俄勒冈大学的进攻协调员兼四分卫教练斯科特-弗罗斯特接替了奥莱利的。这个人事变动,彻底改变了沙基姆-格里芬的人生轨迹。

  在弗罗斯特到来之后,中央佛罗里达大学UCF更改了一套全新的防守体系,在这套3-4防守体系中,强侧的线卫在防守中需要减负更重的责任,首先这名球员需要有敏捷的身手和极快的速度,他要能够完成冲传,还要去跟防对手的近端锋和外接手。而和弗罗斯特同时来到UCF的防守组教练约万-杜伊特发现,自己阵中有一个从不显山露水,叫做沙基姆-格里芬的孩子速度奇快,甚至比他打主力,比自己轻15磅的兄弟沙基尔,跑起来还要快得多。而在被这位孩子的速度吸引的时候,杜伊特甚至完全没有发觉这个孩子只有一只手。

  2016年的春训,沙基姆-格里芬用他完美的表现证明了,自己就是新防守阵型中线卫的完美人选。而对于沙基姆是如何打动主教练作出决定,把他从第三阵容直接提上首发。开始稳定出现在球场上的沙基姆-格里芬犹如猛虎下山,在担纲主力的两个赛季里,他无数次用自己的冲传的气势四分卫,四分卫改变选择,也无数次用自己的速度死死的盯住了对方的外接手,成为了球队防守的关键一环。而从那时开始,全美都开始注意到这位独臂铁卫在场上超乎想象的精彩表现。

  跟腾讯体育谈起自己的,沙基姆-格里芬认为他和魔国里的巫师一样,拥有化为神奇的魔力。“斯科特-弗罗斯特真的棒极了。对我而言,他也是有魔法的。他来到球队之后,我们就开始不断胜利。这是因为他拾起教鞭之后,首先改变了球队的文化,他我们带着快乐打球。他把整个球队带到了新的高度。在球队输球军心不稳的时候,他会把整个球队当作一个家庭一样团结起来。如果你把一支球队当作家庭的话,你就会确保自己的家庭永远不会处于糟糕的境地。”

  腾讯体育的前方记者笑着问沙基姆,“斯科特教练这次也会来到选秀大会现场。你和他有过交流吗?”显然对这个问题早有准备,格里芬笑着回答说,“当然,我们经常交谈。所有的大学教练都和我说过。我们会到现场,我们会有许多乐趣。我们会聊聊和橄榄球无关的话题,享受呆在一起的时光。”

  在弗罗斯特的带领下,身边还有哥哥的陪伴,在感受到家庭的同时,作为回报,沙基姆-格里芬在场上取得了傲人的成就,和UCF队友们一起创造了不败赛季,并帮助球队在亚特兰大举行的桃子碗中立克劲敌奥本大学,闪耀全场的格里芬同时摘下了桃子碗最有价值球员的殊荣。

  在格里芬的大学橄榄球生涯中,他为中央佛罗里达大学首发出战的两个赛季中,连续两年入选了美国体育联盟最佳阵容一队名单。2016-17赛季,他还以92次擒抱、11.5记擒杀、1次抄截以及2次对手掉球的数据,荣膺该联盟年度最佳防守球员。

  好事多磨,在经过了两天的漫长等待,看着和自己一同参加选秀前活动的新秀们,在选秀的首轮和次轮,一个个名花有主,离开阿灵顿,了职业生涯。格里芬却并不急躁,他属于自己的时刻终会来临。终于在选秀大会的第三天,在第五轮中,他从海鹰队的选秀嘉宾那里,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从一个抱怨父亲对自己太严厉,比起练球更想打电子游戏的顽皮孩子,到如今经过选秀步入美式橄榄球的最高,一走来,沙基姆-格里芬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而在这些人中如果要选出对他影响最深的一个,又会是谁呢?“在你的职业生涯中,你觉得哪个人对你的帮助最大?你的家人?教练?还是你的哥哥?”这是这次短暂的会面,腾讯体育向格里芬提出的最后一个问题。几乎是不假思索,格里芬便坚定地回答道:“家人。我的爸爸。他比任何人都要严厉。当然,我哥哥也对我非常严格。但是,没人能和我的爸爸相比。他很难搞,经常鞭策我。我们一起打篮球的时候,在我投篮之前,他会大喊,沾!然后,我就真投了一个沾!我会再夺回球权,投篮得分。他就这么看着我,我心里就会想是不是让他失望了。不过说真的,我爸爸是这一上对我帮助最大的人。”

  曾经为沙基姆-格里芬亲自做简易义肢,帮助儿子能够像其他球员一样卧推的特里-格里芬,当他的第二个儿子登上选秀大会舞台,高举起海鹰球衣的那一刹那,相信这位严厉又细心的父亲,一定会是这个世界上最最骄傲,最最自豪的人。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